年糕妈妈

  • 首页
  • 亲子学院
  • 关于我们
  • 品牌活动
  • 联系我们

三胞胎妈妈摔死次子,却有30000妈妈站出来声援:我们懂她

年糕妈妈官方 5349人浏览 · 26人已赞

今年3月份,一则发生在日本的新闻,让整个妈妈圈都沸腾了。

爱知县30岁的三胞胎妈妈松下园里,将出生仅11个月的三胞胎中的次子,扔到榻榻米上导致其死亡。对此,名古屋地区法院冈崎分院在3月15日作出了判决,被告人松下园里将获刑3年半。

虽然这个妈妈处于抑郁症状态,但院长野村先生陈述了量刑的理由:“将没有抵抗能力、没有防备的被害者,两次用力扔到榻榻米上致使其死亡,这种行为是危险性非常高的恶劣行为。”

(松下园里)

辩护律师以“当时周围没有人帮她,且松下患有重度抑郁”为原因,申请缓刑。但法院院长表示:“我对被告努力、辛苦地照顾三个孩子感到同情,但是这不是一个可以申请缓刑的微小案件”,驳回了辩护律师的缓刑申请。

听到法院这个宣判时,旁听庭审的妈妈们坐不住了,她们开始召集通过签名活动声援松下园里。目前已有将近35000人签名,她们之所以这样做,只因为当妈的绝望,她们懂!

这些人,绝大部分是二胎、三胎孩子的妈妈。

“太难了,我的话,照顾两个是极限了。”

“谁都依靠不了,24小时没觉睡的妈妈,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”同情松下的妈妈们这样说。

她们深深知道,当过于艰难的育儿任务压在妈妈身上时,真的会压垮一个女人。

这个签名活动呼吁:“虐待死是不能被原谅的。但是三年半的时间太长了。服刑结束后,孩子们都5岁半了,从11个月到5岁半,孩子们都要在没有妈妈的陪伴下成长。一边照顾两个孩子成长一边赎罪更好。”



一个带三个的困境:
一天喂24次奶,睡一小时

孤立无援,没有觉睡,这确实是松下园里的真实处境。

17年出生的三胞胎,是松下园里在经过2年不孕不育治疗后怀上的。和每个妈妈一样,她曾经带着幸福的心情迎接孩子的降生,“拼了命生下来,第一次看到他们的时候,感到非常高兴。”

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出生时都体重偏低,她又怜又爱,倾注心力照顾他们,却没人告诉她,养育三胞胎是多么艰苦卓绝的战斗。

一开始想回娘家求助,父母忙于经营饭店,帮不上。丈夫倒是请了半年育儿假,却连尿布都换不好,一抱孩子,孩子就哭。

再后来,丈夫重新上班,松下园里一个人承担了所有育儿和家务的工作,她的生活变成这样:每个孩子隔三小时喂一次奶,一天一共是24次。

一天只能提心吊胆地睡1~2小时,睡眠随时会被孩子的哭声中断。

最让这个妈妈神经紧张的,是次子。和其它两个孩子比,老二体重增长缓慢,容易吐奶、老是啼哭,渐渐地,老二的哭声让松下感到格外紧张、痛苦,甚至恶心、心跳加快。

(哭泣的松下)

在还原事件始末时,名古屋电视台的记者这样写:

到了傍晚,二儿子开始大声地哭泣。

这个时候丈夫正在洗澡。受到二儿子哭泣的影响,大女儿也开始哭了起来。

整个气氛变得非常烦躁、焦虑,母亲的手里,不知道什么东西突然断了。

她烦躁地抱起二儿子,冲动地连续两次把他扔到榻榻米上,然后再放回婴儿床。

事后,松下非常后悔: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事?但那个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。

一旦有一个孩子开始哭,其它两个孩子也会加入,最后,在他们停止哭泣之前,她需要靠自己一个人,抱着、哄着、轮流喂奶。

一天24小时,她都在重复这件事。

不能休息,看不到头。

长久的压力和疲劳之下,让松下心生惊惧的次子啼哭,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那一刻,她只想让孩子不要哭。

然后,悲剧无可挽回地发生了。两个礼拜后,孩子在医院永远停止了呼吸。

“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看不到头的抚养孩子的艰辛让我想去死。”松下在法庭上说,她曾经浏览过自杀网站。

就连法院判决书也承认:被告罹患抑郁症,带着巨大的负担在努力育儿。



妈妈不是超人,请不要让她孤立无援

任何时候,虐待孩子都是错误的、犯法的、绝对不应该发生的。但是,很多妈妈却站出来承认:在累到极点的时候,想要扔掉孩子、或者自己去死的想法,真的会像魔鬼一样涌现。

在为期6天的庭审期内,支持松下的妈妈们经常在旁听席里哭成一片。

很多人说: “她从来没有想过把孩子扔在家里,自己出去透透气,她这11个月,过得很辛苦很努力。”

51岁的直岛美佳女士为她发起了请愿活动。和松下一样,直岛也是不孕治疗后生了三胞胎。

直岛说:“能够理解抚育三个孩子的辛劳。一天里,三个人加在一起要换三十次尿布,喂24次奶,而且三个孩子总是轮流哭,所以我感觉自己24小时都是醒着的。孩子1岁之前,我都是没什么记忆的。”

“孩子出生后11个月的样子,感觉最累”,现在回过头去看,那个时候如果孩子不能进去保育园的话,自己也可能会出事。

有些三胎妈妈拿出了自己的育儿笔记,密密麻麻令人生畏的喂奶、换尿布、睡觉记录之外,育儿笔记往往夹杂着“想死”“状态很差”这样的字眼。

(诚子的育儿日记)

同样生了三胎的诚子说:“我有丈夫和母亲的帮忙,好歹扛过来了,如果是一个人的话,可能也会发生那样的情况。”

对这些妈妈来说,在撑不下去的时候能够有人帮把手,是真正意义上的“救命”。

松下却在孤立无援的境地下撑了太久。

在网站上,为松下请愿的人将近35000名。其中不乏有同样经历的妈妈:


翻译:这位妈妈一个人一天要换30回尿布,喂24次奶,一点都没有睡觉的时间,出现这种情况,日本社会一点问题没有吗?裁判官一定一个孩子都没带过吧。

翻译:对一位有三个孩子的母亲来说重要的不是判罪而是提供支持和帮助。

翻译:抚养孩子需要必要的能力,且忍耐力要强,比起上班,其实有着更为更为严苛的要求。这位母亲在长期不得不一个人带三个孩子的情况下,被逼到崩溃,真的是太可怜你了。

来家里访问的保健师曾建议松下,去寻求家庭支持中心的帮助。要寻求帮助,必须提前带三个孩子去面谈。松下家住在没有电梯的4楼,她一个人要带三个孩子出门实在太难了,所以一直没去成。

她求助过保育园,但园方说:年中不接受孩子入园。

在悲剧发生前一个星期,松下曾对丈夫说:我现在一听到二儿子的哭声就想去死。

感觉到妻子的变化,丈夫曾试着跟妻子的娘家沟通,可惜,改变还来不及发生,这个女人却已经垮了。

在法庭上,松下哭着忏悔:“我很爱他,他一直是我重要且珍贵的孩子,这一点从来没变过。伤害了无辜的儿子,并夺走了他的未来,我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“拿我的命来偿还都不够,想用一生去赎罪。”

但是,错的真的是这个女人吗?

公开庭审的辩方证人,对多胎家庭育儿领域非常有研究的服部律子教授说:

“母亲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带三个孩子的。从怀孕开始就需要一直给母亲提供帮助和支持。没有任何提供帮助和支持的计划,以及周围人的不理解,是案件发生的主要原因之一。”

教授紧接着说“丈夫也应该承担起育儿责任。”

在悲剧发生的那个傍晚,当二儿子停止啼哭时,丈夫终于洗完澡,出门去上班了。

在妻子发现孩子不对劲报警时,他不在家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我们已经无法去假设,如果孩子哭的时候,丈夫能搭把手抱抱孩子,给那个疲惫的妈妈片刻喘息,结局会不一样吗?

在法庭上,丈夫被问到“生产前对于育儿这件事是怎么考虑的”时回答:“我当时觉得养2个孩子、3个孩子和养1个孩子没什么区别。”

然后又被问到,为什么半年产假后回到了职场,他回答:“我觉得妻子把家务和育儿都做得很完美,我有时候想去帮忙照顾孩子,会被说‘算了,还是别做了’,我也思考过我应该怎么做。后来因为妻子说自己一个人带孩子没有问题,同时也考虑到经济上的一些原因,半年后,我就回去上班了。我现在深刻反省自己没有好好守护住自己的家人这件事。”

就像请愿书最后写的,任何情况下,虐待孩子都是错的。但是,为了不让悲剧重演,我们所有人,养育孩子的家庭和社会都应该明白:

请不要让带着幼小孩子的妈妈孤立无援。

妈妈不是超人,妈妈需要帮助。还在死撑的妈妈们,也请你们记住这一点。

下载
APP